挑战自我 勇闯南极

分类:风光 - 风光

人气:   评论: 2   推荐: 8

孙慧伶
2107天前发布


南极——一个极其遥远,极其神秘的地名,我从来就没有梦到过。然而,2013年11月19号,我和吴益美、吴晓丽一起奇迹般地踏上了去南极的路,我们用足迹超越了梦想。

南极是一个没有人类文明历史,没有土著人居住的地方,它坐落在海洋的尽头,储藏着世界上最多的淡水,是巨大天然“冷库”。这里的冰山大得难以形容,好多冰山都像一座座大厦,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寂静而充满神奇,从十八世纪起,人们便纷纷南下,去寻找传说中的南方大陆。南极虽终年被冰雪覆盖着,却又是生机勃勃。

每年11月到次年3月是南极的夏天,气温最冷也就零下十几摄氏度,适合人们前往。因为海风大,还是非常寒冷。我带了保暖衣裤、羽绒服、冲锋衣裤,要是不透水的,因为登陆时乘坐的橡皮艇会造成浪花,很容易弄湿衣裤。

出发前德迈公司在北京办了启程仪式,70个中国人包团南极旅游探险,鹅友们个个都兴奋不已,争先恐后与“企鹅企鹅我来了”的布景拍照。

我的南极之旅于19号晚21:05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开始,经过了38个小时的飞行,从北京飞到了地球南端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长时间在飞机上坐着睡觉很不舒服。我们乘坐的飞机有上下两层机舱,上面不准去,我们的位子在最后,一个鹅友好奇的上楼梯,刚刚探头就被请下来了。我们坐在后面可以吃到好多水果,香蕉、苹果、贝梨……。

“plancius”是我们的南极探险号邮轮,建造于1976年,荷兰的科考船,没什么噪音,不奢华,但挺舒适,在相对浅的水域也依然游刃有余。11月22日下午18:30正式起航。天边的晚霞映红了海面,鹅友们都激动的站在甲板上挥手、欢呼、跳跃……“咔咔咔”的快门声和着慢慢远去的邮轮汽笛声浑然一体、乘风破浪,向南向南,穿越南美洲大陆与南极半岛快速航行——。兴奋没持续多久,邮轮已悄然驶入了著名的“西风带”、“魔鬼的峡湾”——德雷克海峡。

德雷克海峡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因为洋流气候及气压差的影响常年风力至少达到8-9级,遇上风暴更是会掀起十几米的大浪,历史上曾让无数船只在此倾覆海底,是全世界最最危险的航道之一。

邮轮上所有通往甲板的大铁门都锁上了,个别鹅友已感觉身体里五脏六腑都在不停搅动了,这时只有迅速回房间躺下,会舒服点。船舱五楼会议室讲座还在进行,要求鹅友们都要去听。我们仨个还不错,叉着腿,扶着墙,随着船一左一右的晃动爬上五楼,听课。最棒的属吴晓丽了,觉照睡,饭菜照吃,牛排鸡肉鱼肉一点不少,我虽然每餐都能去餐厅,但胃口不好,好在德国大厨学会了包鸡粥,淡淡的、稀稀的再配上点四川榨菜……太美了,非常开胃。想起中国科考站的人编的十字歌:“一言不发,二目无神,三餐不吃,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久(九)卧不起,十分难受”真是再贴切不过了。我坚持上课,顶过来了。

邮轮顺利地通过了“西风带”。

船上广播说:前方十点钟方向发现三条鲸鱼,请鹅友们赶快到三楼甲板上来。刚刚躺下,没辙,我迅速穿好衣服,拿着相机冲向甲板,哇!那一刻,我惊呆了,白雪皑皑的冰山泛着光,透着气,蓝蓝的海面一片平静,似乎没曾有过风狂,气温很低,零下多少度不清楚,阳光毫无遮拦地倾泻下来,照射在雪山和浮冰上,三只大虎鲸在离船头蛮远的海里追逐,时隐时现,时而喷出高高的水柱,时而越出水面;船的两侧无数只大鸟,信天翁飞来飞去,长的短的,黑的白的……,我们的探险队长不停的依依介绍着它们的名字。通过邮轮上的讲座,我们这趟南极行学习到了不少海洋知识。

经过两天的航行,我们终于抵达了南极半岛区域,眼前的景色丰富的多了,晶莹剔透的浮冰,分布在行船的两侧,像各种形状的蓝宝石;密密麻麻的企鹅,在远处比赛潜水游泳,它们可是高手,听说帝企鹅可以潜水到海下45米;巨海燕、岬海燕们跟着邮轮飞翔,捕食引擎卷起的各种鱼类;奇诡的冰山是南极的第一道视觉盛宴,不是亲眼所见,谁永远也无法想象冰的千变万化,可以如此奇幻炫丽:白冰、蓝冰、玉蓝冰、深蓝,浅蓝冰、黑冰……。“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升烟”的诗句都无法形容南极冰山。在阳光的笼罩下,冰山呈现出温润如玉的光泽,海波的映照反射下,冰山蓝白渐变,透射出无限绮丽的层次,让一切变得不真实,然而,远处冰山坍塌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和扬起的飞烟,却提醒你这里不是梦境。

我们非常幸运,一周的好天气。

每天我们都有俩次离开大船,乘皮筏艇登岛或海上巡游。上下大船每人必须翻牌子;每人必须穿专门的靴子上下消毒。鹅友们登陆拜访了英国科考站;俄罗斯科考站;中国长城科考站,巡游拍了阿根廷,丹麦等科考站。英国科考站四位女士,她们是主动要求来南极的,科考站打理的井井有条,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小卖部”好多印有企鹅图案的小商品,长短袖、各种颜色的汗衫、帽子、围巾、明信片、冰箱贴、首饰、吊坠、书……品种多,价格适当,差不多来的人都买了纪念品,有的鹅友买了几百美金,站里工作人员乐的直夸我们好,守纪律。

中国长城站的站长副站长抽空接待我们,又讲解,又签名,又合影,科考站新起的设施楼挺不错,不能去参观,科考站的八个大罐子上的图案非常有中国特色,八仙过海一人一个,隔很远都可以看见。

我在英国科考站拍的企鹅最多,可能是老站吧,山包上、海岸边、房子周围……反正上万只企鹅站的满满的,它们不怕人。

需要说明的是,在南极有个“五米原则”,就是距离任何动物都要保持至少五米以上的距离,你不能太靠近它,不过你站那儿不动,总会有那么几只憨憨的企鹅打破游戏规则,一摇一晃地来到你的身边,我拍企鹅挺过瘾。我们有个鹅友竖个小三脚架的录像机在雪地上,他走开了,好奇的企鹅过来啄了几下,仔细研究完了又悻悻而去。

我发现企鹅的家都是用石头子筑成的,母企鹅在石头小窝里生蛋、浮仔。我盯了一只企鹅好半天,它为了赢得“佳人”的芳心,一趟两趟三趟往返海边叼石头,常常被绊倒趴地下,左右顾盼一下,笨笨的爬起来再跑,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甭提多自豪了,它准确无误地在企鹅群里找到女友,90度弯腰,把小石头吐在“佳人”脚下;还有的公企鹅很狡猾,趁邻居家丈夫不在,专偷邻居窝里的石头,气的抱窝的母企鹅神长脖子赶它,可是,“小偷”每次都得逞了;

憨态可掬的企鹅是南极半岛的象征,这里栖息着1.2亿只可爱的小精灵,我们看到最多的是金图企鹅,拖着长尾巴左一刷右一刷的忙来忙去,由于它们吃的是海里的虾,所以岛上让它们拉的一片片粉红地面,一身脏兮兮的企鹅跳到海里洗个澡,上岸来就变的漂漂亮亮的了。

南极企鹅生活的一切原生态,它们毫无遮掩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所以,我拍了一组岩石上的企鹅求爱、抚摸、接吻、做爱……不得不叫人感叹,南极是企鹅家园的无穷魅力。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来看看才出生的小雏企鹅。

两个晚上的冰山露营,分两组,每人只准参加一次。我和二姐、小丽都安排在第一晚。晚餐后出发,不久,蹬上了一座事先勘探好的山头,僻风,周围都插着彩旗,不能过界。照顾女同胞,三个人一个帐篷,自己扎营,只有十个帐篷,七八个人没有帐篷的,直接在雪地上挖坑,技术好的,有经验的,雪坑挖的又深又长,避风效果好。扎帐篷的也不容易,风吹的,拿不住打不开,踩下去的钉子很难固定,还有鹅友睡袋也被风吹到海里去了。在零下15度的冰山雪地睡觉还是很冷的,也很刺激。

南极的日月星辰会是什么景象?阿波罗巨神在南极挥毫泼墨,各种天文现象,蒙着神秘的面纱出现在眼前,南极的白昼很长,11点了才有点黑,当月亮升起,海与天一色深蓝,月色如洗,泛出奇妙的金黄光泽,冰山披上一层淡粉的簙纱,紫色、橙黄、淡蓝,五色云彩交织成华美的锦缎,美的无以言状。早上3点我和小丽就起了,拍了好多照片。顺便说说,南极不准随地丢东西、吐痰、方便,离营地十米远的坡上挖有雪坑,放置一个便池,离开后要提走的。

“保护南极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地方,都不要来。”这是从事南极旅游指导工作的英国历史学家维多利亚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真是一个矛盾的话题呀!。